王义元:海南鸡饭海外创始人

王义元海南鸡饭海外创始人

▲王义元海南鸡饭海外创始人

东南亚的“共产鸡”

几年前,记者到新加坡探亲期间,亲人曾多次带我到巴刹(类似国内的农贸市场)吃“海南鸡饭”,简便,快捷。第一次在新加坡吃“海南鸡饭”,我也是在那里头一次听说了“共产鸡”的来历。

在新加坡,我的姑姑卓俞妗女士很小时候就听父辈说过“海南鸡饭”的故事,新加坡“海南鸡饭”的开创人是王义元,而早前“海南鸡饭”叫做“共产鸡”,其作法与海南文昌鸡的烹制有着千丝万缕割不断的联系。

王义元是海南乐会县(今琼海市)乌皮村人。1930年代,他从海南漂洋过海到新加坡谋生。共产党领导下的新中国成立初期,老人家思乡心切,就把鸡肉摊档的招牌取名为“王共产鸡肉”。顾客跟他买鸡肉时,只知道他姓王,便干脆叫他“王共产”,他卖的鸡肉也便叫“共产鸡”了。

南洋“海南鸡饭”开创人

早期卖白斩鸡,“王共产”饱尝了艰辛和心酸。那时候,他从海南到新加坡,为了养家糊口,每天手提两个竹箩在街巷里穿行叫卖白斩鸡。后来有了一些积蓄,最早在巴米士街(俗称海南二街)的“桃园”咖啡店租了一个摊位卖鸡肉做起老板。当年他请了个伙计叫莫履瑞,也是琼海人,小伙子手眼机灵,跟在“王共产”身边干了一二年,学会了选鸡、烫鸡的秘诀。莫履瑞后来成为了名扬新加坡、香港、台湾等地的“海南鸡肉第一家”的“瑞记饭店”老板。

“桃园”咖啡店不久易主,“王共产”也结束了营业。上世纪四五十年代,王义元又在新加坡密驼路(俗称海南一街)的“琼林园”咖啡店内,摆摊继续卖白斩鸡。他其时六、七十岁,和老伴每天一起经营这个摊子。有人考证过,他是新加坡第一位卖海南白斩鸡与鸡饭的老板,也可以说是新马两地、甚至南洋一带海南鸡饭业的开山鼻祖。

再说了,他的助手莫履瑞出来后自己创业,在巴米士街的另一家咖啡店租了一个摊位卖白斩鸡,自己当起了老板。一次,一名新加坡的报馆记者为莫履瑞的摊档专门写了一篇文章,介绍海南白斩鸡与鸡饭的特色。这下莫履瑞出名了。

“听老一辈的人说,50年代‘瑞记’的生意做得很火,莫履瑞也成为新加坡‘海南鸡饭’行业的领头人。只可惜后来其子经营不善,一路滑落,‘海南鸡饭’的知名品牌不再光鲜。”卓俞妗女士说。

对此,海南历史文化研究会会长王春煜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遗憾地说,他于1984年到新加坡时,了解到“瑞记”已经倒闭,原因不一而足,一个响亮的“海南鸡饭”品牌就此没有重振昔日的风采。

“王共产”夫妇在“琼林园”卖“共产鸡”,时间不长,就结束了卖鸡肉的生意,到乡下过简朴生活去了。他老人家做梦都想不到,自己发明的“共产鸡”,竟然让新加坡的海南同乡甚至当地人念念不忘。

“王共产”是个有正义感的人,讲义气,为人随和,在他的摊位吃饭,一时付不起账的,他就跟人说有钱再还。所以,老人于50年代末期在新加坡陈笃生医院病逝时,许多他生前认识或不认识、受过他帮助的人都到他的灵前致哀。

几年前,记者在新加坡探亲期间,家里人在茶余饭后还兴致勃勃地聊到“共产鸡”。可见,“共产鸡”三个字,在新加坡海南同乡的印象中,是“海南鸡饭”的一个代名词。我的爷爷当年在新加坡谋生时就曾吃过“共产鸡”,他曾说,“共产鸡”的鸡肉皮薄、细嫩且肉不老,色泽油光滑亮,沾上用特别配料调制成的辣椒蘸料,吃起来满口生香,可以吃得下几大碗饭。

“海南鸡饭”名扬海内外

话说回来,再说“共产鸡”。“王共产”不是海南文昌人,他在去新加坡前,就从文昌文城镇文南路33号“毓葵鸡饭店”老板那里,下了苦功“偷师”学艺,学得“毓葵”老板伍毓葵养鸡、烫鸡以及如何用蒜头、辣椒、姜、葱等调配佐料的烹制秘笈。

据说,“共产鸡”的作法是,将光鸡的鸡脚反扭放进已开了个小口的鸡下腹内固紧,将鸡脑袋固定在鸡翅膀下夹住,在鸡腹里填进几片老生姜、放适量的味精,在鸡的外皮抹上适量的盐,然后把鸡放进烧滚的清汤中不停翻转,使鸡身四周受热膨胀成型;改用细火慢煮,至八成熟时捞起,涂上麻油,让其自然冷却。

鸡饭的作法也很讲究。煮饭前把洗净的米在竹筛里晾干,用猪油、蒜头炒,再用黄瓜丝等。

现在,“海南鸡饭”已经成了新加坡最负盛名的美食之一。有的“海南鸡饭”店并不是海南同乡开设的,而是其他如广东、福建、潮州,甚至是外族人如马来人经营的,店里却高挂“海南鸡饭”的招牌以招徕顾客,足见其受欢迎程度。

很高兴看到你的评论

留言